Skip to content

乳房重建手术

乳房重建手术

在芬兰,每年大约有5000例新的乳腺癌病例。芬兰是世界上乳腺癌生存率最高的国家之一,5年生存率为92%,10年生存率达到86%(2017)。

在女性肿瘤疾病中,乳腺癌是全球女性最常见的疾病。根据Globocan统计(2018),2018年新增病例数(包括男女各年龄段)为2088849例(占所有癌症的11.6%)。

这就是为什么全球医疗实践的所有努力都需要把重点放在开发乳腺癌的诊断和提高生存率的新方法上。

传统的乳腺癌治疗方法已经导致女性身体不适(如手相关问题,淋巴淤滞,身体平衡紊乱),社会和心理问题。它们可以通过现代肿瘤整形技术在原发性癌症手术中的应用克服这些问题,来维持女性的生活质量。

在海琳娜诊所进行的大部分重建手术都是使用患者自体组织移植的方法进行的,这在芬兰的整形外科诊所是很少见的。

乳腺癌病人乳房重建手术

乳房切除后立即重建乳房

如果肿瘤局限于乳腺(未转移),则可在初次手术(乳房切除后)中重建乳房。

在这些病例中,可以保留乳房区域的皮肤,在大多数病例中也可以保留乳头。

重建可以通过植入物或自体组织移植进行。植入物将被放置在胸肌下面。因为肌肉不能覆盖乳房的下外侧,这就是为什么需要额外的支持(脱细胞基质)。

乳腺癌基因携带者的预防性乳房切除术后也可进行立即的乳房重建术。

从美观上来讲,自体移植的术后效果是最好的,因为移植物直接可以放在正常皮肤下。

乳房切除术后延迟的乳房重建术

乳房切除后1-3年内进行乳房重建手术。对患者来说,最好的方法是利用患者自己的组织重建乳房,因为它提供了最自然的乳房外观。

乳房的重建计划已经在乳房切除术中进行了。在大多数情况下,扩张假体被放置在乳房切除疤痕和胸肌下方,这样重建的新乳房就会被病人自己的皮肤覆盖。在重建手术中,扩张器被替换为自己的组织瓣或植入物。

自体组织移植一般采用游离皮瓣或带蒂皮瓣。游离皮瓣如腹直肌皮瓣或腹壁下深动脉穿支皮瓣,股薄肌,大腿外侧肌或臀部皮瓣是呈现出最自然的乳房的最佳选择。其中腹直肌皮瓣和腹壁下深动脉穿支皮瓣是应用最多的两种游离皮瓣,因为他们不会导致供皮区的不对称。海琳娜诊所的Puonti医生已经为腹直肌皮瓣移植开发了一种微型神经血管技术,在这种技术下,乳房不仅会变得自然,还会变得敏感。

采用哪种方法取决于患者的体型,总体健康情况和患者本人的意愿。

游离腹直肌皮瓣的微神经血管修复方法

 

下腹部皮肤和脂肪组织作为一个自由皮瓣被移植到乳房的位置。皮瓣的血管和神经连接到乳腺区域的血管和神经 (MS-TRAM)。

图中血管用红色和蓝色标注,神经用黄色标注。植入的神经管包覆着神经连接,防止神经发芽。

然后直接关闭腹部的供体位置。腹肌几乎完好无损。 海琳娜 医生的一位病人甚至在这个手术后生下了一个孩子。

flap-breast-reconstruction

利用背阔肌皮瓣的重建术

利用背阔肌皮瓣重建术利用背阔肌皮瓣重建术一般适用于较瘦弱的、乳房较小的患者。因为其腹部的皮瓣或脂肪组织较少,所以这类患者需要从背部肌肉取得足够的皮瓣、脂肪组织和肌肉组织来完成乳房的重建术。术后背部会留下横向的手术疤,但带上胸罩后一般不易被发现。如有需要,可从背部两侧取背阔肌皮瓣进行双侧乳房再造。

如果需要,可以通过在背阔肌皮瓣下添加植入物来矫正乳房的大小。

世界级乳房重建专家

自2001年以来,海琳娜医生也一直在开发一种独特的微神经血管技术,可以随着重建乳房的恢复而恢复敏感性。她已经证明,只要把来自腹腔前壁的皮肤肌肉组织的一根神经缝合到敏感的乳腺神经纤维上,就有可能恢复乳腺皮肤的天然敏感性。

这项创新技术于2017年发表在她的论文中。许多病人来海琳娜诊所不仅是为了乳房的形状,也是为了恢复乳房的敏感性。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