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海琳娜 Helena Puonti

海琳娜 Helena Puonti

在我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我就意识到我想成为一名医生。我的母亲患有一种很疼的骨关节炎,这可能是促使我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因为我希望我能减轻她的痛苦。我选择高中是基于我的大梦想,然后我继续学习医学。在医学院上外科课的时候,我意识到照顾伤口和瘀一开始,当一名外科医生感觉挑战太大,但当我意识到每次手术的主要目标都是治愈病人,而不仅仅是完成一个技术上完美的手术时,我重新找回了对自己的信心。在所有可用的治疗方法中,每个病人都应该获得正确的诊断和最合适的治疗计划。一个好的外科医生不仅需要高超的技术,知识和经验,还要具备倾听和理解病人的能力。这是我在学习过程中从许多有技巧的老师那里所学到的。

我开始在芬兰西海岸的皮耶塔尔萨做外科医生,先是做住院医生,然后是一名高级医生。我在科科拉市医院和坦佩雷大学医院做外科手术。毕业后,由于家庭原因,我搬到了萨翁林纳。

随着乳腺癌治疗方法的不断进步,我对整形手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萨翁林纳中心医院刚好给我提供了完美的环境及资源,让我能够专注于乳腺癌治疗方法的研究。1991年,我开始了显微外科手术,1998年成为一名整形外科医生,2001年,我通过将神经搭接技术引入自由皮瓣技术,为乳腺癌患者重建了第一个敏感乳房。我在2017年完成了这个课题的博士论文。我的研究包括近100名患者,我用保留微神经血管肌肉的横向腹直肌皮瓣为他们重建了乳房。根据我的研究,恢复的敏感度(触摸,热,冷和疼痛)平均为正常乳房敏感度的60%- 该研究还包括完全恢复敏感性的乳房。

除了在塞翁林纳中心医院工作之外,1999年我创建了海琳娜诊所,这也让我有更多的机会提高我在美容整形外科的实践操作能力。美容整形外科是一个极具挑战性的领域,因为缺乏标准的操作程序,你必须要判断核心问题是什么,还要清楚地了解每一位患者的实际需求和想法。美容整形外科大部分的专业知识需要去国外学习。最初几年的工作压力很大,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积累的知识和经验给了我勇气和智慧,让我相信自己有能力执行甚至更困难的操作。

 

 

优秀的海琳娜医生

海琳娜的发表文献:

Helena K. Puonti, Satu K. Jääskeläinen, Helena K. Hallikainen, Taina A. Partanen.利用微神经血管修复和横向腹直肌皮瓣的乳腺重建术的初步研究。整形与美容外科, 64, 346e352, 2011

Helena K. Puonti, Satu K. Jääskeläinen, Helena K. Hallikainen, Taina A. Partanen.与传统皮瓣相比,微血管横向腹直肌皮瓣对腹部敏感性的影响较小。Plast Reconstr Surg 130(3):382c, 2012

Helena K. Puonti, Satu K. Jääskeläinen, Helena K. Hallikainen, Taina A. Partanen.采用一种新型的双神经缝合术和横向腹直肌皮瓣完成的乳房重建术后感觉功能的改善。 显微外科,37 (1) 21-28, 2017

Helena K. Puonti, Taina A. Broth, Seppo O. Soinila, Helena K. Hallikainen, Satu K. Jääskeläinen.如何评估乳房重建术后的感觉功能的恢复情况? Clinical Breast Cancer, 17 (6): 471-485, October 2017

Helena K. Puonti:论文,显微外科神经修复对乳腺重建术后感觉功能的影响,赫尔辛基大学Helsinki University, 27.01.2017

Scroll To Top